美国呼吁中国释放调查伊万卡鞋厂的活动人士

时间:2019-07-22 13:05:00166网络整理admin

上海——对于释放三名因调查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的鞋履品牌生产厂商而遭关押的劳工活动人士,中国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专家警告称,关押事件可能会令西方公司更难了解到中国供应商的常规做法 中国官方周二对美方敦促其放人,为他们提供司法保护、进行公正审判的请求予以拒绝在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此事属于中国内政 周一,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艾丽西亚·爱德华兹(Alicia Edwards)表示,这类劳工活动人士可以帮助美国公司发现为其生产产品或零部件的工厂所存在的虐待劳工问题对公司而言,她说,发现这些问题“可能对履行它们自己的职责并根据中国的劳动法追究中国生产厂商的责任至关重要” 此番声明与一些专家在外国企业如何用中国数量繁多的工厂制造产品的观点一致尽管总体上活动人士遭关押在中国是常有的事,但劳工专家称,这是中国首次关押调查西方公司供应链的卧底劳工活动人士他们说,相关人士继续被关押可能会削弱自以为能够查明供应商真实情况的公司的信心 “鉴于品牌只会采购它相信成产过程中没有虐待劳工现象的产品,对独立观察员的限制严重阻碍了在一个管辖区域内做生意,”纽约大学劳工与就业法中心(Center for Labor and Employment Law)的研究员阿伦·阿莱加(Aaron Halegua)说 尚不清楚为何只有这三名为中国劳工观察工作的活动人士被关押而其他人没有,以及与特朗普总统之女有关这一点是否与此事有关但涉及伊万卡·特朗普这一点让情况变得复杂起来,美国原本多少只是例行公事地呼吁中国改善其人权状况 对相关活动人士来说,这可能提供了一条潜在的出路如果伊万卡·特朗普呼吁中国释放他们,纽约大学美国-亚洲法律研究所(U.S.-Asia Law Institute)所长孔杰荣(Jerome Cohen)说,他们可能很快就获得自由或受到更好的对待 “毋庸置疑,如果伊万卡·特朗普的机构发表声明,对争取改善工作条件的劳工活动人士被关押一事表示深切关注,会对他们的处境有帮助,”身为学者的孔荣杰说从60年代开始,他便在中国的法律制度研究领域颇具影响力“也许单凭这个举动就能促成他们的获释” 伊万卡·特朗普品牌拒绝评论此案负责授权和分销该品牌的Marc Fisher Footwear表示,正在就对华坚国际的指控展开调查华坚国际是诸多鞋履品牌的生产商,其中包括伊万卡·特朗普的品牌 上月,这三名正在调查华坚旗下工厂工作条件的活动人士失踪华坚董事长张华荣在12月接受采访时,坚决否认自己的公司违反了任何劳动法最近几天,该公司的发言人也重申了这一点 在美国发布前述声明几小时后,其中一名活动人士的代理律师获准于午饭时间,在位于中国南方的赣州某拘留所同他的当事人进行了90分钟的会面这个名叫闻宇的律师说,他之前曾设法面见自己的当事人华海峰,但两次被拒 闻宇说,他的当事人称自己被关在一个拥挤的房间里,里面有大约20名嫌疑人,涉及各种刑事案件他还说,华海峰不得不睡在离一个被关押人员晚上用来小便的尿桶只有一英尺(约合30厘米)的地方,骚味和声响让他难以入睡 闻宇说,同被关押在赣州的另一名调查人员苏恒,关在同一个看守所的不同房间,并表示苏恒的代理人是另一名律师 华海峰的妻子邓桂莲说,她问过该看守所的一名警卫另一名调查人员李招是否也关在那里,那名警卫说是但闻宇说,他没有听说有律师在代理李招 只愿透露自己姓吴(音)的赣州警方发言人拒绝评论这三人的案件,并把问题推给了赣州市宣传机构接到电话,那里的一名官员没有给予立即回应 闻宇说,华海峰被控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而对另外两人的指控尚未得到官方的证实中国劳工观察称这三人没有从事非法活动闻宇说他的当事人在工厂里用手机拍过照,但接着说这是合法的 华坚每年生产800万双鞋,其中10万到20万双是伊万卡·特朗普品牌的中国劳工观察称,该公司生产上一批伊万卡·特朗普品牌的鞋是在3月份,并且在相关活动人被关押之前,该公司正计划在5月底再生产一批 中国劳工观察称此次关押事件是其运转17年来,做过的成百上千次调查中,卧底活动人士首次被关押对于对曝光虐待劳工现象的人实行法律保护,中国向来颇为谨慎中共严格控制劳工团体,并禁止独立的工会 与此同时,北京也唯恐给人不顾中国工人的利益,保护西方公司及其供应商的感觉因此,中国政府普遍对属于跨国公司的工厂里的劳工活动更宽容一些,在一定程度上对其供应链中的工厂亦是如此,而对纯国内企业出现的任何独立劳工活动的迹象都非常严厉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的政治学者陈佩华(Anita Chan)说,多年来,对供应链中存在违反劳动法现象的警告,一些公司也许已经变得麻木了她说,抗议也许看上去持续不断,它们可能并不在意活动人士是否发现进入工厂的难度增加了 “情况没有太大的改观,”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