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如何处置薄熙来?

时间:2017-07-05 14:02:05166网络整理admin

自从王立军叛逃事件发生之后,人们围绕着薄熙来的仕途和前程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和猜测,普遍认为他进军18大常委的美梦已是破碎,这是共识,但似乎没有看到他的落选使中国避免了一场空前的大灾难,也过重地渲染了上层内斗,而没有评估和指出一个政治人物拉历史车轮倒退失败的必然性,因此,有人还对他的最终下场抱有某种幻想和疑虑,要我说,不论江泽民,李鹏等人如何保他,中国人民都不会答应,因为他不仅演练了“二次文革“,使中产阶级心理崩溃,而且,全面否定了邓小平行之有效的改革开放路线,毁掉了重庆30年的经济成果,使数以万亿的国钱流往海外,如果胡温习李不能顺应民意与历史潮流,对薄熙来和王立军绳之以法,将遗患无穷 然而,从近期重庆媒体流露的情况看,令人喜忧参半,一方面有关他的报道似乎受到了限制和审查,每每迟发一天,似在显示公检法司的权利正从他的手中转移,全市政法会议的情况可以证明;但另一方面,新上任的公安局长关海祥依然高调“打黑”,与广东的汪洋一个音响,还明言保留王立军搞的“交巡警平台”,等等,特别是薄熙来照常迎来送往,不仅接待了越南,英国的外宾,而且,在18日,会见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陈昌智一行,此前的13日,会见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革中央主席周铁农一行,就加强重庆市与民革中央的合作进行了交流这些现象说明了什么呢 显然,至少在习近平访美之前,中南海最高领导人尚未对薄熙来的处置和去向达成共识,上述的矛盾是意见不统一造成的,所以,重庆官场人事变动就牵扯了各派的力量,既有周强的部下当公安局长,又有江泽民的亲信接任市政府副秘书长,但我认为,主要问题可能还有王立军提供材料核实的原因,究竟是单纯的薄李反目,还是薄熙来蓄谋已久的警变阴谋的败露是薄熙来一个人的事,还是薄的背后周永康和江泽民等人“小团体”的和谋,可能还没有查清但不论如何,中共不会轻易放过一个闯进美领馆申请政治庇护的副部级高官,王立军必判重刑,如果他检举揭发薄熙来罪行查证属实,可立功免死,而接下来,薄熙来就不可能寿终正寝 但是,就薄熙来两次会见到访的民主党派人士看,可能是上层有意显示他的软着陆,他可能调到全国政协或全国人大任职,假如陈昌智和周铁农来渝,是薄熙来自己争取的,就是他希望以退为进,自寻出路;假如反之,就可能有两种原因,一是胡温担心他走极端,像王立军那样狗急跳墙,或者自杀,就利用这两个副委员长给他传话,中央不会整肃他,只是检讨一下,安排一个闲职了事,可能这是真的;另一种可能是,基于形势的考虑和担心社会稳定,暂时先安抚他一段时间,等薄熙来的釜底被抽薪之后,再用滚开的热水煮他,让他坐牢也有足够的证据,结果目前还不好判断 依笔者意见,必须把薄熙来贪腐与枉法的事实查清,然后,提交司法机关依法审判,这并非出于我的坎坷经历和个人恩怨,我注意到有读者批评我的观点,说我主观色彩太浓,但早在90年代中期,未坐牢前,我就撰文揭批他,足以证明我是出以公心,人们不了解薄熙来的真相与本质,思想被虚假的媒体所操控,是产生上述误解的主要原因,因此,我历经十几年锲而不舍地批评他,是历史的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使然 由于媒体的不透明和虚假信息的左右,使人们对薄熙来的判断形成错误,不仅耽搁了历史进程,而且,造成了无数起冤假错案,所以,在此,我再一次告诫善良的人民,也奉劝中南海高层领导人,不要以为对薄熙来的怀柔,安排闲置就能平息矛盾而使他老实顺从,从历史上看,薄熙来不是这样的思想性格,80年代后期,他求助于市委副书记高姿,而90年代后期,他却把恩人高姿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羁押了一年多;90年中期,他低三下四地巴结闻世震,而在2000年初,却动用国安特务,以残酷卑劣的手段整他,险些使其和张国光一起入狱,这些都是其人品类似中山狼最有力的证明;80年代末,大连甘井子区党委书记班耀日因为一句话嘲讽了他,90年代后期,即10年后,薄市长把屈就大连人寿保险公司董事长的班耀日撤职劝退,薄熙来说,要不是看你态度好,就给你判上十年;长海县县长王志峰因为与薄的政敌于学祥有旧,薄熙来就在一次正处级以上干部参加的会议上,当众找茬,把他赶到走廊上站着示众,公开羞辱他,使他不得不离职;市委政研室某主任因站错了队,薄熙来把他一撸到底,内退了事;市中法副院长刘晓滨因是高姿前秘书,也被薄下令关押了一年多;旅顺口区副区长董文利也是站错了队,被薄熙来的死党“双规”了9个月,《大连日报》一名副总编因为不顺从他,被其下令贬到广电局工作;广电局副局长杨某因得罪他,被以渎职罪判刑两年;90年代中期,大连一度风传“太阳雨节目”播音员张伟杰与其有暧昧关系,谷开来施压,薄熙来下令把她非法关押在大连南山宾馆,此女不堪受辱,曾服毒自杀未遂,后张伟杰失踪;原副市长唐启舜80年代力阻他上升,对其多有批评,90年代,他策划了对他的秘密调查和预谋拘捕,但正巧唐患了晚期肝癌,薄熙来赶到病房对他说,要不是看你快死了,我非把你送到监狱不可,你死前应当知道,什么就“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些多得不胜枚举的血的事实说明了什么呢 在笔者看来,薄熙来自2007年12月,履新山城以来,就在报复胡温贬他下派重庆的一箭之仇,其把对汪洋,贺国强的忌恨转嫁到了文强等贪官身上,他纠集王立军等人图谋不轨,搞乱中国,“唱红”,唤醒了“暴力革命”意识;“打黑”,激化了社会矛盾;“双起”,割断了媒体的喉管;“共富”,挑起了民众的仇恨;用“薄泽东”取代了毛泽东,重庆成了“国中之国”,假如没有最后关头的“薄王内斗”,不断扩充的重庆警察,可能堕落成为分裂国家的一支地方武装 因此,每个中国人都应当知道,“王立军事件”类似“林彪事件”,过去是终结了毛泽东的神话,现在,是葬送了薄熙来复辟文革的阴谋,不论中国人对自己的政府多么不满,谁也不想回到文革前的贫穷年代;不论人们对胡温习李有多少指责,谁也不赞成中国人的纷争去找美国人解决 实际上,当骆家辉去重庆拜访薄熙来,当“国宾护卫队”把前美国政要基辛格当成一盘菜,当加拿大前官员跑到山城求见“薄泽东”,我们就应当警觉,分裂中国和期待动乱的势力,无时不在窥视着我国,薄熙来是他们最好的代理人,所以,尽管王立军投奔美领馆是出于私心,但客观上,它避免了中国的一次分裂和动荡如果胡温能借机恢复上任之初的“和谐社会”理论,果断地进行乌坎式的政改,就是上策;如果反之,就是又一次与锦绣前程失之交臂,如同两年前我批评王立军是酷吏一样,不理会异议的领导人是傻子 但不论如何,我为自己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薄熙来的倒台而庆幸,只不过倒台的程度不同而已,至此,我想起2000年12月4日,大连市国安局特务逮捕审讯我时,我对郑义强讲的话:如果你们整死了我,愿我的眼睛变成灯泡放在路口,照着善良的人们走路,因为薄熙来是一个善于表演的官员现在,这一担心似乎已经解除,连紧跟他的死党,都知道了他的本质和骗术不过,如果真的放他一马,上述旧事的悲剧有可能重演到那时,胡温习李都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