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上台那年开始 共军中流行闹鬼 (图)

时间:2017-07-04 12:01:04166网络整理admin

今年9月5日正好是农历七月十五,俗称“鬼节”的中元节,为中华传统节日,传说这一天阴曹地府将放出全部鬼魂,民间普遍进行祭祀鬼魂活动包含官媒《人民日报》在内,微博上不少媒体帐号、社群帐号在谈论着这节日的习俗与禁忌 在进入农历7月,即鬼月之后,“鬼怪”成了民众在社群网站上谈论的话题之一其实在主张无神论的中国共产党统治下,历次的残酷镇压及对人民的打压,也造就一些“闹鬼”传闻 人权律师高智晟的新书《2017,起来中国》中,即纪录一些他被关押时,从看守士兵中听到的,许多有关武警部队与“鬼”作战的传闻 始于江泽民 书中表明,按士兵讲述,这种闹鬼的“邪事”发生时间都在中国前领导人江泽民当上“总盗跖”(总书记)后开始的首先,从1990年起,各省武警部队闹鬼事件普遍而高发,使武警部队在较长一段时间里都束手无策 例如,曾有哨兵好端端站在地面上站哨,头脑一模糊却发现自己哨位竟在地下室,可监控器则完全空白;有时哨兵从二楼下楼接哨,走一两小时竟到不了一楼;有些女兵宿舍睡上层床铺的人,常莫名其妙从上铺跳下,有的竟双膝着地致伤,自己却不知有此过程,从头到尾都在睡梦中 国家档案馆也出现许多鬼闹事件让哨兵心惊胆寒,常有莫名其妙的哭声、笑声、尖叫声传来,吓得哨兵魂不附体但官员的应对措施却是“不信、不传、不议论” 书中提到,监控器曾拍摄到一名白衣女子与哨兵贴身站立,当值军官接到报告后与监控人员赶到哨位查看,并无发现白衣女子,但回到监控器前,那名女子又赫然旁立军官当下用对讲机询问哨兵,旁立女人为何人,士兵回答:“无人”对此,当局有他们不信的“办法”,上头决定给当班的哨兵以上哨时间带陌生女子聊天为由予记过处分一次 一名郑姓士兵也向高智晟讲过他亲历的奇异遭遇,他在半夜站哨时,旁边水稻田里竟突然走上来一个女人,手里拉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孩,但这情景太反常识 血红国徽让闹鬼更凶 为了应付这些怪异的现象,军人的应对措施花样百出例如,档案馆的应对之举先是双哨,并在双哨附近旁掷桃树枝高智晟律师在书中表示,他的拘禁室也长期被放置桃树枝,但仍有士兵多次听、看见灵异声响或影像,他本人则从未有过类似经历 另外,曾有一段时期,军中给每个大队、中队部队门口上方悬置大型国徽牌子理由是,国徽应是“正义的象征”,且中国的国徽又是鲜红血色,必能“镇压邪孽”结果,这种被高层视为“天然地正”的牌子在各单位门口悬置后,闹鬼事件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凶 在“鬼闹”灾害仍频发的情况下,又出现一种方法,就是把部队营房整个涂成红色,听说效果彰显,因此有关领导通过电话而非下达文件向全军推广,使全国武警部队的营房全涂成红色但没有多长时间,“鬼闹”事件又开始兴起 直到一些女兵宿舍偶然尝试,在宿舍门口左右各放置一只小石狮子像,才停止了“鬼闹”事件消息传出后,据说武警总部迅速用电话向全军推广,才终于摆脱十几年的“鬼闹”之苦 比平常人怕得更多 高智晟律师在书中指出,中共统治集团公开否定神的存在,在隐蔽处却“没有一个不信神”但只是机械化信神,把神当成一种逐利工具例如,主张恐怖高压维稳,踏着六四鲜血而爬上高位的江泽民,即是有名的“信神很虔诚” 根据相关报导,江泽民将武警部队变成黑社会性质的“私家军”,用来对付学生、访民、信仰团体、失地农民,下岗工人等,在训练上完全是以绑驾人质、杀人、失踪等恶质的手段 例如在镇压新疆维吾尔族人、回族人、藏人时,都多次使用非法暴力手段;在镇压法轮功学员、游行示威、群体事件、访民等等,武警、公安及便衣的合作下,制造无数冤案、血案也许,这就是他任职高位后,出现大量“鬼闹”事件的原因 高智晟律师表示,曾听闻江泽民在日常生活中,从每天出门,几时出门、出哪个门,及几时进门、进哪个门都要扶乩问卦以定,对于风水上,想法也不少而专门负责秘密囚禁高律师及对他施行酷刑的北京国保头子于泓源和孙荻,也被他亲眼看到两人对着神像跪拜高律师在书中提出他的疑问,不晓得他们拜神时,记忆影像中出现剥光衣服电击政治犯这一幕,是如何在心灵中与神交涉高律师断定: